left
攝護腺根除手術後的性慾低下

臺中榮民總醫院泌尿外科 陳卷書

攝護腺根除手術後的性慾低下可能的原因有心理或情緒方面的因素,男性荷爾蒙低下…..等等。首先就心理或情緒方面的因素而言,我們認為因為病人接受過一場重大的癌症手術之後,他會覺得整個身體已經改變,而且他重要的男性器官部分已經被切除,這應該是一個巨大的心理壓力。此外,這個壓力會進一步讓患者的情緒變得比較負面比較沒有自信甚至有自卑感,最後影響了病患術後的”性”趣。另外一方面男性荷爾蒙的低下應該是最重要的生理因素,在一般年過半百之後的男性會有一部分人感覺自己”性”趣缺缺,變得比較不積極而且脾氣會比較暴躁,這些病人可能處於我們所謂的男性更年期。而男性更年期的確診需要有症狀加上抽血檢驗的確認。

關於攝護腺根除手術後性慾低下的盛行率,有一些國外的文獻可以參考,2019年一篇來自法國的文獻報告(1)發現,高達33.9%的術後病人有性慾低下的問題。在臺灣目前尚無此類的正式報告。但是在2009年高雄醫學大學曾經在國際期刊發表(2)臺灣男性睪固酮低下併性慾減退的盛行率約為12%且與年齡呈現正相關,這篇文獻主要是收集大於40歲且居住在高雄的男性,雖然這篇文章取樣的是一般的男性(非攝護腺根除手術後),但是我們可以推論那些接受攝護腺根除手術的病患因為他們的平均年齡遠遠大於40歲,所以他們的男性更年期性慾低下的盛行率應該也遠高於12%。

我們要如何去診斷攝護腺根除手術後性慾低下的這?病人是否處於男性更年期呢?我們首先要從病史詢問開始,除了性慾低下以外,我們可以利用聖路易大學的ADAM問卷(3)來去評估是否符合男性更年期的症狀,再來如果符合了問卷的條件後我們透過抽血檢驗血清中睪固酮的濃度,一般來說小於300ng/dL是一個大家都可以接受的診斷條件,同時符合症狀與驗血條件就確診為男性更年期。

在治療的方面,當然我們最直接的想法就是去補充病患的男性荷爾蒙,但是在補充之前,我們應該去了解他的生活狀態和心理情緒的因素,因為我們如果能夠讓病人生活狀態趨向正常、建立運動的習慣並且適度的調節自卑心理和負面情緒,如此一來或許就能讓他的血中睪固酮有所回升,但是絕大部分的人還是需要接受睪固酮補充療法,攝護腺根除手術後的攝護腺癌病人合併男性更年期要讓他們補充睪固酮在過去是個天方夜譚,因為我們都知道要治療轉移性的攝護腺癌病患,我們是利用抗男性荷爾蒙藥物或是促性腺釋放荷爾蒙調節藥物來減少病患血中男性荷爾蒙的作用進而造成一種”去勢”的狀態,所以這個觀念就是男性荷爾蒙越低越有治療攝護腺癌的效果。而本次主題所談的男性更年期造成性慾低下的這個狀態,我們竟然是要去補充病患的男性荷爾蒙,這在過去的觀念是不被接受的。但是真實世界埵釣Щ{床醫師由於他們的術後病人睪固酮低下性慾減退,這些醫師選擇去為病患進行睪固酮補充,我們可以看到2016年一篇回顧的文章(4)中探討非高危險族?的攝護腺癌病人術後因為男性更年期需要補充睪固酮,最後文章的結論是睪固酮補充療法對於這樣的病患是一個很安全且有效的方法,並不會增加這些病人的癌症復發。另外一篇回顧型的文章發表在2019年(5),這篇文章探討高危險族?的攝護腺癌病患術後有男性更年期接受睪固酮補充,其結論也是不會增加他們的癌症生化復發。由上述兩篇文章總整來看,不管攝護腺癌是屬於高風險族?和非高風險族?,只要是診斷為男性更年期併有性慾低下的病患,我們去執行睪固酮補充療法,其實是不會增加癌症復發的風險,但是前提都是病人要能夠合作且在密切追蹤的狀態下來做這樣的補充。在2020年更有作者發表一篇文章(6),關於攝護腺癌病患手術後睪固酮低下補充睪固酮竟然能夠減少癌症的生化復發,甚至平均能夠延長復發時間1.5年,這個結果讓我們非常的振奮。所以上述的資料皆是有力的證據告訴我們,只要在規律的追蹤下而且病人的攝護腺癌因為接受了攝護腺根除手術後呈現一個穩定而且無癌的狀態,只要這個病患有男性更年期合併性慾低下的情形,我們臨床醫師來進行睪固酮補充其實不是一個禁忌的做法。

參考文獻

  1. Supportive Care in Cancer (2019) 27:2517–2524
  2. J Sex Med 2009;6:936–946
  3. Metabolism 2000;49:1239–42
  4. Sex Med Rev 2016;-:1-13
  5. UROLOGY 126: 16?23, 2019
  6. BJU Int 2020; 126: 91–96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