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簡 介
  宗 旨
  目 標
  願 景
  第十屆委員介紹
  主任委員上任序言
  章 程
我是女醫師,也是「鳥醫師」

小港醫院泌尿科特約醫師 張美玉

「你為什麼你要當一個泌尿科醫師?」;「你看男性那裡不會覺得難為情?」;「男性病人會願意讓你看病嗎?」,這是我民國83年開始當泌尿科醫師至今,凡是新認識的朋友甚至醫界人士都會問的問題。

這個問題在我初當泌尿科醫師時我也有同樣的疑惑,隨著泌尿領域對排尿功能障礙的了解,男性學治療重大的突破(威而鋼的問世今年滿20年),開刀技術、器械的跨時代進步,如達文西機器手臂、腹腔鏡、結石內視鏡的發明與運用,讓泌尿科領域不再侷限於性病,花柳病科的污名而已。也因為藥物、開刀器械與技術的精進,讓泌尿科成為醫學學子趨之若鶩的科別。

想當年我是全台第一位本土泌尿科女醫師,沒多久聯合報就刊登第一則我的新聞,現在看那一則新聞都覺得好笑,頂著一頭捲捲澎髮,跟全台灣人民宣布我是「女」的泌尿科醫師(我的外表就應該看的出來)。也因為我的「性別」緣故,給了我許多「好處」但也帶來許多「不便」。26年前民風仍是保守,性別刻板印象就是:在醫院看到男生穿白袍就是醫師,看到女生穿白衣服就是護士,因此當我和男醫師在護士站討論病例或查房,常有家屬拉著我的衣角﹕護士來幫我爸爸換點滴?時空轉換,現在泌尿科護理站你常可看見一群女醫師(從主治醫師、住院醫師、實習醫師,見習醫師)帶著男護理師在查房。病人很清楚地走到男護理師前面:可以幫我父親拔尿管嗎?

男女大不同,是在說明男女性的思考邏輯所使用的大腦區域是不一樣,所以女性的表達男性可能完全解讀錯誤,這是我當住院醫師時感到困惑與矛盾不解的地方。有時與男醫師或男病人的溝通雞同鴨講,或自己的表達被誤會,所幸在高醫體系一直有寬宏的老師和學長,隨著磨合與善意的教導,我覺得我在愛的體系長大,不是在性別歧視的環境下痛苦掙扎,我始終得感謝我所有的泌尿科老師前輩、同輩與學弟妹。所以我也始終期許自己成為好的榜樣,大肚量的學姊,給予比接受更有福,現在我的體會更深刻了。

在高醫體系我總共待了23年,這23 年奠定了我專業豐富的基礎,待人處事的原則建立:誠信與負責,學會在媒體面前表現得體與建立良好的關係。更重要的是在這個神聖不可侵犯的「性」領域,我逐漸摸索,學會將所見所聞說成故事,讓人們對性不再隱晦或惶恐,所以我成了名符其實的「鳥醫師」。

目前全台灣有泌尿專科醫師有1100位,女性主治醫師超過30位,還在訓練中的住院醫師約20幾位,女性醫師仍然不多,但比起20幾年前已大有進展。因為泌尿科仍帶有隱晦的意義,以及女醫師不多,對一位女病人而言她不知「何時」以及「如何」找到一位女泌尿科醫師?也因此女性病人只要有泌尿系統的問題如頻尿、急尿、 漏尿、血尿、膀胱尿道炎或膀胱疼痛症候群等,她們必先尋求婦產科醫師,一方面幾乎女性都有生產或陰道炎的經驗,也就不覺的那麼難為情?但是這是不對的,宿業有專攻,泌尿科領域的進步已不是一位婦產科醫師用10 幾年前所學的知識得以應付,甚至血尿或膀胱疼痛症候群甚至性病,更不是婦產科醫師應付得來或能治癒,但是女性病人對泌尿科醫師太有警戒心或覺得那是看男人的科別,以及延誤病情。

男性的泌尿生殖系統是合而為一的器官,尿液和精液都是從尿道出來便是證據;女性生小孩的洞和尿尿的洞是不同的,所以看的醫師也應該不同;「斜槓人生」是目前流行的一個字眼,「斜槓醫師」也是可行的,也就是泌尿科醫師同時熟習婦產科的領域,反之亦然,但這畢竟不是所有的醫師都做得到,也不是所有婦產科醫師或泌尿科醫師都可以橫跨在這兩個領域或完全精通,「精通」是專業的要求。多年前我曾赴日本和一位專精尿失禁手術的泌尿科醫師學習,她20幾年來只開尿失禁手術,每星期的開刀量維持在15刀,決不加刀,品質第一,她的手術已排到一年後,病人仍等候安排,她開刀的過程幾乎就是一位達人的表現,每一刀手術時間誤差不超過3分鐘,出血量控制在幾乎相同的範圍,所有的手術步驟是SOP,我心中大為震撼,一個專業的醫師就是要把自己的專業無限大的發揮,把自我要求提到無限高,這才是病人的福氣,而不是什麼病都看,敷衍病人,這是對自己專業的侮辱,更不是病人的福氣。

我想要在此呼籲男性病人,泌尿科醫師是在照顧您們的下半身,不用諱疾忌醫,女醫師也是你的選擇之一,我們有更敏感的心了解您性功能和伴侶間的不合拍;至於女性朋友們,你們更要知道有泌尿科醫師的存在,雖然婦產科醫師一直在照顧我們的下半身,但是讓泌尿科醫師加入來照顧您的尿道、膀胱甚至性功能障礙,這都是我們的專長,您將更有安全感和保障,如果不敢給男醫師看,全台40位女醫師等著您,您的「下半身」就交給我們吧,我們是你下半生的依靠。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