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藥舞陽痿-威而鋼的台灣經驗

高雄榮民總醫院泌尿科醫師 簡邦平

藍色小藥丸威而鋼於1998年首度在美國獲准上市,台灣是1999年3月上市,至今全球有116個國家上市,累積的治療患者數目全球已達2,300萬人。威而鋼可以有效、安全適用於各種原因造成的輕、中、重度勃起功能障礙,讓治療方式變得如此簡單,因此被視為第一線的治療方式。威而鋼的發現,得以延長夫妻的「性命」,所謂「第二代性革命」於焉形成。

知名的電視頻道 Discovery,在「靈藥乍現」報導專輯堙A將威而鋼與盤尼西林及女性避孕藥併列為改變世界的三種靈丹。而牛津英語字典,更是破天荒,首度將商品名Viagra列為詞彙。威而鋼帶來的影響,由此可見一斑。打從一開始,威而鋼就一直是醫學界最注目的焦點之一。各方英雄豪傑,從各種角度檢驗它的真實性,考驗它的價值,幾年內醫學文獻報告迅速累積到1,600篇,威而鋼堪稱有史以來被研究最透徹的藥品之一。千錘百鍊之後,威而鋼在治療男性勃起功能障礙的角色地位,實已穩若磐石,無庸置疑。

然而威而鋼的醫學研究報告,絕大多數來自歐美國家。事實上,種族間存在著文化與風俗民情的差異,尤其是性行為的治療上。以外國經驗為師,未必適合於本土,而報導台灣或亞洲的經驗卻鳳毛麟角。

很幸運地,在運用威而鋼治療勃起功能障礙的經驗上,我們有二篇在研究陽痿首屈一指的《國際陽痿研究雜誌》接受刊登,足供世界及國人參考。在《威而鋼的三年臨床使用經驗》一文中,我們分析本院三年來,共1,800例在門診服用威而鋼的患者,其中有72%可以成功的行房,而副作用都只是輕微、短暫的潮紅或頭痛,沒有心臟血管意外或藥物致死案例;研究肯定威而鋼上市後的臨床效益與安全性,與上市前的經驗是一致的。

另在《再挑戰威而鋼初試反應不佳》一文中,我們自行設計問卷調查,發現過去60位在外面吃過威而鋼卻無反應者,其中高達九成患者犯了下列主要使用錯誤之一,包括:一、有七成患者不知道性刺激是威而鋼發生作用的必要條件;二、六成只嘗試1到3次,甚至1次即放棄者;三、有五成未吃到最大劑量100毫克。

經過仔細的教導服藥觀念後,患者再重試100毫克的威而鋼,結果有六成患者能有滿意的行房。證明使用前教育上的不足,會導致治療的失敗,同時強調醫師與患者的再教育是治療上很重要的課題。台灣民眾就醫觀念上的偏差,同樣出現在「痿哥」身上,包括諱疾忌醫、私自購藥、亂服成醫、以及看一次後就落跑。尤其是偽藥的猖獗,舉世注目。如何克服這些問題,都是未來疾病治療上的瓶頸。

繼威而鋼後,即將有犀利士與樂威壯同「台」較勁。原本一方獨霸,霎時轉為三雄鼎立。三雄間無不使出混身解數,「藥武陽痿」一番,爭的是「誰才是市場主流」。

有新藥問世,拍手叫好,醫師與患者將有更大的選擇空間。但是,藥品畢竟與一般商品不同,強強滾之餘,終要回歸考量藥物的基本問題,例如藥物的交叉作用、上市後大量使用結果、或者長期使用的效果,這些都必需長期觀察研究,才能陸續展現結果。

想那金庸小說的武功哲學:功夫在精不在多。楞小子郭靖在射鵰英雄傳堙A打來打去,最厲害也最拿手的,正是他最先學會的第一招「亢龍有悔」。聰明絕頂又古靈精怪如黃蓉者,任何功夫一學就會,武功卻始終未達化境。在陽痿藥物的選擇上,不止是醫師對藥物的了解運用,即便在病患服用後的藥效發揮,均吻合這種武學意境:唯有精,才能淋漓盡致。

深信威而鋼完整的長期使用報告,將會為它從二十世紀末繼續「挺」進二十一世紀,提供最佳的保證。

回上頁